400-025-6591

1587985778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广东省珠海市陈家村778号
联系方式:400-025-6591
公司传真:020-89778851
手机:15879857781

主要是对服务器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来源:未知作者:新宝5 日期:2019/10/03 22:41 浏览:

  距离4月30日收到上交所《关于对浙江华铁建筑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天,华铁科技603300)(603300,SH)仍旧未能回复问询。

  在这份问询函中,上交所关注的重点之一,是公司的云计算服务器租赁业务。负责经营该项业务的,是原属于华铁科技旗下的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铁恒安),后者成立于2018年3月,但当年即亏损1.58亿元。

  一项看似普通的租赁业务,何以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亏去上亿元,并严重拖累上市公司2018年业绩?

  在早先的一则公告中,华铁科技曾将大额亏损的原因,归咎于服务器所在行业在2018年第四季度出现不利变化,需求大幅下降,以及由此引发的对服务器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但北京博瑞时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瑞时空)的代理人赵则启律师向《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介绍,博瑞时空与华铁恒安有业务往来,而华铁科技所称采购并出租的云计算服务器,实为比特币挖矿机,且华铁恒安自身也涉足比特币挖矿业务,但这部分原本应属于上市公司及华铁恒安的收入,在华铁科技转让所持有的华铁恒安股权时,却未于评估报告中体现。

  对于这一说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向华铁科技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华铁科技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7.99%的情况下,扣非后净利润却同比下降了278.22%。

  其中,公司服务器租赁业务当年实现营收5299.99万元,营业成本7082.01万元,毛利率为负33.62%。负责经营服务器租赁业务的华铁恒安2018年则亏损1.58亿元,上市公司当期净利润为-2878.82万元。

  工商信息显示,华铁恒安成立于2018年3月,原由华铁科技持有99.5%股权,华铁科技的全资子公司杭州宇明建筑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宇明)持有剩余的0.5%股权。

  成立不到一年,亏损额却过亿元。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华铁科技补充披露华铁恒安前十大客户具体名称、与公司及控股股东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和其他应当说明的关系和利益安排、租赁的服务器名称及型号、金额及支付方式、是否存在拖欠租金的情况;华铁恒安存在的或有负债等情况;上市公司方面对华铁恒安的财务资助,包括但不限于担保、借款及收取的利息费用等。

  在华铁科技早前的公告中,曾提及公司服务器的主要租赁对象为以对服务器存在需求的企业为主。但华铁科技并未披露该等企业的名称及经营范围,也未介绍自身所采购的服务器的详细情况。

  华铁科技仅在公告中透露,公司所取得的服务器及配件主要来自于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邦通信)等企业。2018年5月,华铁科技向亿邦通信购买取得24000台服务器,单价为4344.83元/台,采购总额为1.04亿元。

  但博瑞时空代理人赵则启律师则对华铁科技公告披露的内容存疑。根据东兴证券关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浙江华铁建筑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股权转让暨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事项的问询函》之专项核查意见,华铁恒安云计算相关业务支出中,包括对博瑞时空的“托管费用”5108.13万元。

  赵则启律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华铁恒安向亿邦通信等公司所采购的“云计算服务器”,实际上均为比特币挖矿机。因此,华铁科技公告中所述的“云计算服务器租赁业务”其实是通过自身挖矿或出租比特币挖矿机牟利。

  在此前入股浙江亿邦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亿邦通信原名)时,银江股份300020)(300020,SZ)曾介绍,亿邦通信的核心产品是作为数字区块链体系的基础计算设备,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数字货币、智能合约、金融资产交易等领域。

  众应互联(002464,SZ)也曾介绍,亿邦通信系云计算服务器供应商,众应互联的子公司彩量科技还曾向亿邦通信采购云计算服务器(产品型号为翼比特E9+,俗称“矿机”)及相关配件设施,数量为10万套。

  “我们与华铁恒安签订了《云计算服务器托管服务合同》,实际上他们托管的云计算服务器是比特币矿机,委托的地点是在内蒙古乌海市。根据合同的约定,华铁方面需要提前预付费,因为矿机主要是跑电的,靠电支持,但在履行过程中,对方并没有严格按照合同来履行,经常出现支付不足额的情况,比如电费跑了200万元,但他们只支付了100万元。”赵则启律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尽管这样,双方的合同关系还在持续,也并没有按照违约等方式采取保护措施。直到2018年10月份之后,整个行情不好,华铁方面拖欠的费用也越来越高,我们不断催促,所以后期就不再供电了。当时签的合同是为期一年的,2018年5月签的合同,到2018年10月我们就中断与华铁方面的合作了。终止合作之后,我们还控制了华铁方面8000台矿机。”

  交涉无果后,博瑞时空决定将华铁恒安、华铁科技告上法庭,“托管服务费主要由电费加电损组成,目前还拖欠了1030万元。”赵则启律师告诉记者。

  此外,该博瑞时空代理人赵则启律师认为,在华铁恒安托管的比特币挖矿机产生的比特币,应属于上市公司及华铁恒安,但这部分资产并未在华铁科技转让华铁恒安的评估报告中提及。对于这一说法,记者尚未能从华铁恒安处获得证实。

  根据华铁科技公告,公司在2018年5月与亿邦通信签订采购合同,约定采购8万台云计算服务器,合同总金额为4.032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华铁恒安实际收到云计算服务器2.4万台,并在2018年7月18日前支付货款1.21亿元,合同约定亿邦通信在2018年6月履行完全部供货义务,但此后亿邦通信未对华铁恒安履行剩余5.6万台云计算服务器的供货义务。华铁科技称,华铁恒安不存在与云计算服务器5.6万台相应的支付义务,华铁恒安因亿邦科技未履行合同义务而主张解除合同。

  亿邦通信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暂不方便介绍与华铁科技之间纠纷的详情。华铁科技大股东胡丹锋和华铁恒安法定代表人王羿此前曾承诺,如华铁恒安要求亿邦通信继续履行或行使合同解除权的过程中导致华铁科技的经济损失,由华铁恒安法定代表人王羿承担,并由华铁科技大股东胡丹锋兜底承担连带偿付责任。为保证该承诺的履行,胡丹锋将其个人投资的合伙企业份额出质给上市公司。

  2019年1月15日,华铁科技公告称公司及杭州宇明将所持有的华铁恒安股权转让给叶恭乐,转让价格为5975万元。根据工商信息,2019年1月15日,华铁恒安杭州分公司负责人也变更为叶恭乐。

  但短短两个多月后,华铁科技于2019年3月27日再次公告时,转让对手方已变更为陈万龙。

  伴随着受让方的不同,华铁恒安固定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的金额也从9750.46万元增加到1.43亿元,转让价格则从5975万元减少到1228万元。

  2019年1月14日,华铁科技第三届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决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子公司股权转让暨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议案》,议案中,华铁恒安对固定资产和应收账款计提资产减值准备9750.46万元。公司认为华铁恒安成立不足一年产生大额亏损的原因,主要是对服务器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以及对服务器租赁业务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对服务器资产计提减值准备原因是服务器所在行业在第四季度出现不利变化,需求大幅下降。

  此后在2019年1月31日披露的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华铁科技介绍称截至2018年12月31日,云计算服务器原值为1.78亿元,固定资产减值准备为9503.06万元。

  华铁科技称,华铁恒安于2018年5~6月利用自有资金采购服务器及配件用于开展租赁业务。2018年第三季度下游市场环境尚好,服务器租赁业务运营状况良好。2018年第四季度,受服务器市场需求急剧下降的影响,根据华铁恒安与服务器租赁客户签订的《最终阶段金额及回款协议》,华铁恒安服务器租赁客户决定自2019年起不再继续履行原租赁合同,经协商提前终止租赁合同,目前服务器未对外出租,服务器租赁业务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上交所在对华铁科技2018年年报的事后审核问询函中,也提及2019年3月27日,公司对华铁恒安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1.43亿元并以1228万元的价格对外转让股权,其中资产减值准备增加4505万元且转让价格减少4747万元。上交所因此要求华铁科技结合市场环境,以及同类云计算服务器的价格变化,说明3个月内华铁恒安固定资产减值准备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说明1228万元的转让价格的确定依据。

  5月2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拨打华铁恒安在2018年年报中留下的企业联系电话,但接听电话的女士称“打错了”,并表示不知道为什么企业会留她的电话。记者也试图向华铁科技了解前后两次转让股份时,对手方自然人的身份,其受让股权的目的和商业逻辑等相关事项,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5月22日下午工作时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前往华铁科技位于杭州的办公地。记者看到,华铁科技证券投资部办公室内当时空无一人。华铁科技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员工有一大半都出去旅游了,证券投资部的员工和相关领导都不在公司。

  随即,《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华铁科技董秘,向其求证云计算服务器是否为比特币挖矿机,董秘表示:“华铁恒安是我们曾经比较小的子公司,具体情况我不是特别清楚,现在这个公司已经不是我们的子公司。”其后,董秘以不方便说太多为由,挂断了记者的电话,记者随后通过短信将采访提纲发送至董秘手机,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应。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